快捷搜索:  

《胆小鬼》:小说还不错,剧版为何争议多?

您的(de)浏览器不支持 audio 元素。 字号 超大 大 标准 小 双雪涛、班宇、郑执这三位东北80后作家,如今被并称为“东北文艺复兴三杰”或者“铁西区三杰”。他(ta)们(men)的(de)小说也相继走上影视(shi)改编的(de)路径。比如双雪涛的(de)《刺杀小说家》《平原上的(de)摩西》,班宇的(de)《逍遥游》,均被改编成电影;郑执的(de)长篇小说《生吞》则改编成16集悬疑短剧《胆小鬼》,目前正在播出中。
《胆小鬼》片头

《胆小鬼》片头

“东北文艺复兴三杰”的(de)走红,除了他(ta)们(men)都具备很高的(de)文学性以外,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(de)原因,他(ta)们(men)小说中根源于时代背景(东北“下岗潮”)的(de)“失败者叙事”,击中了当下我(wo)们(men)所处的(de)这个时代的(de)情绪。这几位80后作家,儿时感受过东北重工业基地的(de)辉煌与荣光,青少年时期他(ta)们(men)目睹父辈经历惨痛的(de)下岗潮和命运的(de)遽然下坠,他(ta)们(men)旁观、见证和亲历从辉煌到衰败的(de)过程,这成了他(ta)们(men)难以抹去的(de)创伤体验,他(ta)们(men)在作品里反复叙写那些衰败、低沉、悲戚与颓唐。在一个转型时代,这样的(de)情绪总能轻易被读者所捕获。
郑执创作于2017年的(de)《生吞》,同样是(shi)“失败者叙事”。小说采用双线叙事,一条以警察冯国金(剧版由王砚辉饰)的(de)视(shi)点展开,他(ta)调查一起发生于十年前的(de)“鬼楼奸杀案”,被杀害的(de)少女是(shi)小说的(de)女主人(ren)公黄姝(剧版由王玉雯饰演);另一条则是(shi)从明媚到残酷的(de)青春叙事,以“我(wo)”——王頔(剧版由侯雯元饰演)以第一人(ren)称,回忆高中时代,“我(wo)”、秦理(剧版由欧豪饰演)、黄姝以及冯雪娇(剧版由周依然饰演)几个人(ren)的(de)美好(hao)友谊如何走向幻灭。
四个美好(hao)的(de)年轻人(ren)最终分崩离析

四个美好(hao)的(de)年轻人(ren)最终分崩离析

这个充满戏剧张力的(de)书名已经预示着一切:它(ta)所要讲述的(de)是(shi)两个美好(hao)而勇敢的(de)年轻人(ren)——秦理与黄姝,是(shi)如何在那个压抑绝望的(de)时代被“生吞活剥”的(de)。
高中时代的(de)秦理(欧豪 饰)

高中时代的(de)秦理(欧豪 饰)

高中时代的(de)黄姝(王玉雯 饰)

高中时代的(de)黄姝(王玉雯 饰)

当时就有人(ren)称呼它(ta)为“中国版的(de)《白夜行》”。国内“蹭”《白夜行》的(de)烂小说的(de)确太多了,郑执的(de)《生吞》在人(ren)物关系上固然有点相似,但小说有自己的(de)特色,并且保持了较高的(de)文学性。因此,小说改编的(de)消息出来,大家的(de)期待值还是(shi)挺高的(de)。何况,它(ta)的(de)出品方是(shi)柠萌影业,导演是(shi)张晓波,郑执亲自担任编剧,总体给人(ren)很稳的(de)感觉。事实也是(shi),该剧制作质感不错,能够还原出萧瑟、冷冽的(de)时代特色。
冷冽的(de)质感

冷冽的(de)质感

不过,就播出的(de)剧情来看,《胆小鬼》面临的(de)争议比小说多得多。选角是(shi)否契合,这一点我(wo)们(men)就略谈了,实在很容易变成粉黑大战,只能说就表演来看,几个年轻演员算不上多出彩,也没有太拖后腿。
那么,剩下的(de)最大争议就是(shi):从小说到剧集的(de)转变过程,《胆小鬼》似乎有些“水土不服”。书粉不难进入剧情,也可以预测后续的(de)剧情大概率都是(shi)“大招”了。但对(dui)于绝大多数没读过小说的(de)观众来说,《胆小鬼》作为一部悬疑剧的(de)吸引力或显得有限,他(ta)们(men)可能支撑不到精彩的(de)地方就弃剧了。
编剧应该承担主要的(de)责任。郑执是(shi)一个很好(hao)的(de)小说家,却不见得是(shi)一个成熟的(de)编剧。如果从戏剧角度来评判《胆小鬼》已播出剧情的(de)安排,那么它(ta)可能面临着一些质疑:进入主线太慢,悬疑点不清晰,戏剧冲突乏力。这并不是(shi)说《胆小鬼》是(shi)一部“烂剧”,相反,随着后续剧情中“大招”相继揭晓,它(ta)作为一部完整作品完成度会不错;只是(shi),明明它(ta)可以更加大众化、更加流行,却走向晦涩与小众。这是(shi)让人(ren)觉得可惜的(de)地方,也是(shi)《胆小鬼》值得作为样本讨论的(de)地方。
言归正传,为什么说《胆小鬼》在剧情的(de)编排上还可以做得更好(hao)?
前文已经对(dui)小说有所“剧透”,这个故事的(de)核心冲突就是(shi):黄姝被杀害了。其引出两个核心悬念:谁杀害了黄姝?秦理又是(shi)如何为黄姝复仇?
黄姝被杀害

黄姝被杀害

《胆小鬼》如果不只是(shi)拍给书粉看的(de),它(ta)很有必要一开篇就抛出强烈的(de)戏剧冲突以及核心悬念,在最短的(de)时间(shijian)内吊住观众的(de)胃口,让观众能够大致了解这个故事的(de)轮廓,知道它(ta)大概是(shi)在说些什么。小说也是(shi)这么处理的(de),一上来命案发生,随后我(wo)们(men)知道黄姝死了。
贯穿故事始终的(de)警察冯国金(王砚辉 饰)

贯穿故事始终的(de)警察冯国金(王砚辉 饰)

但《胆小鬼》竟然直到第4集结尾,观众才知道:哦,原来是(shi)黄姝被杀害了。假若未曾看过小说,那么观众大概率会误会,《胆小鬼》前4集的(de)主人(ren)公是(shi)秦理的(de)父亲秦大志(刘钧 饰)。一上来的(de)确是(shi)发生命案了,是(shi)秦大志伙同他(ta)人(ren)抢劫杀人(ren)。4集的(de)篇幅里,完整呈现警方怎么通过排查揪出秦大志、警方与秦大志玩怎样的(de)猫鼠游戏、秦大志对(dui)秦理的(de)感情、秦大志被执行死刑前给秦理留下一封信,等等。兜兜转转迟迟没有进入主线。
《胆小鬼》不仅保留了小说的(de)双线叙事,呈现上则是(shi)三线叙事,1999-2000年、2001年、2011年等几个主要时间(shijian)段反复切换。小说因为信息量高,读者的(de)阅读时间(shijian)很浓缩,叙事上可以有更多的(de)花样与玩法,读者并不会因此觉得晦涩;可对(dui)于剧集来说,画面的(de)信息量是(shi)给定的(de),观众很难脑补出画面以外的(de)信息,情节往往容易显得孤立单一,过多的(de)时间(shijian)线索极易让观众产生混乱感。
郑执明显是(shi)将小说的(de)思维带到剧本中,《胆小鬼》的(de)多线叙事效果并不理想。比如开篇不久,王頔骑车带着秦理回家,他(ta)们(men)一起听着一盒歌曲《胆小鬼》的(de)磁带,一个音乐蒙太奇,就从1999年12月切换到2011年的(de)12月,这个时候的(de)秦理在一家汽车修理店工作,他(ta)戴着助听器,去菜市场买了牛蛙,用牛蛙来喂蛇。书粉很轻易get到编剧这里的(de)伏笔;但对(dui)一个对(dui)这个故事完全陌生的(de)观众来说,这个多线叙事就是(shi)莫名其妙、制造理解障碍:怎么突然跳切到这里了,人(ren)物是(shi)在干什么?
不同的(de)年代用不同的(de)色调区隔

不同的(de)年代用不同的(de)色调区隔

除了秦理以外,2011年的(de)冯雪娇和王頔也偶遇了,并来了一段床戏,进行了关于秦理的(de)模棱两可的(de)对(dui)话。接着剧情又重新跳回1999年,继续讲述他(ta)们(men)的(de)高中生活。几个桥段之后,又跳回2011年,一个叫万里无云的(de)网名给秦理留言,要拿回属于他(ta)的(de)东西,要约个地方见面,于是(shi)秦理便带上一些绑人(ren)的(de)工具出去了。这个万里无云是(shi)谁?秦理绑的(de)人(ren)是(shi)谁?
《胆小鬼》不是(shi)没有悬疑,编剧的(de)创作思路有点像是(shi)“扔拼图”,不断扔出一些零散的(de)图块,希望观众在后续慢慢拼出它(ta)完整的(de)模样,揭示惊人(ren)的(de)真相。但拼图的(de)玩家都知道,所有的(de)拼图都有过完整时的(de)模样,之后它(ta)才打散图块让玩家重新拼凑,体验大功告成时的(de)成就感。《胆小鬼》扔出的(de)图块不少,可惜观众根本不知道完整拼图的(de)大概模样是(shi)什么,手里握着再多图块也无从下手,编剧扔的(de)图块越多,他(ta)们(men)越是(shi)云里雾里。
4集过后,观众总算知道:黄姝被杀害了。但戏剧张力还是(shi)略显疲软,剧情仍然是(shi)1999-2000年、2001年、2011年三个时间(shijian)点来回切换。小说里因为叙事视(shi)点、叙事口吻以及主人(ren)公的(de)变化,两条线形成明显的(de)区隔,像是(shi)一曲“复调”。剧集失却这一魅力,有点像纯粹的(de)叙事游戏,为复杂而复杂,未能有效地将三条线进行重新提炼整合,频(pin)繁的(de)时间(shijian)切换看似是(shi)充满技巧,实际上更像是(shi)“偷懒”,这意味着编剧推卸了化繁为简的(de)责任。
目前几乎每一集都是(shi)三条时间(shijian)线不断切换

目前几乎每一集都是(shi)三条时间(shijian)线不断切换

因此,在首周7集播完之后,《胆小鬼》的(de)剧情仍然显得细碎,悬疑甚至还未成线。这一边冯国金的(de)调查,没有本质性推进;另一边,秦理等人(ren)还在1999-2000年过着高中生活(可删去的(de)情节实在太多了),而2011年的(de)秦理则神秘兮兮,他(ta)为黄姝复仇的(de)动机甚至都不算太清晰。当一部悬疑短剧已经播出一半,一部分观众仍然不知道主人(ren)公的(de)意图是(shi)什么,这过于考验耐心,也是(shi)编剧的(de)一种“失职”。
得益于小说《生吞》本身的(de)震撼,有不错的(de)团队(tuandui)(dui)把控,《胆小鬼》仍然是(shi)可看的(de)。只是(shi),有多少非书粉观众会坚持到最后,从豆瓣短评区的(de)差评来看,或许不那么乐观。从《生吞》到《胆小鬼》,又一次提醒了一个常识:小说和影视(shi)虽然有很高的(de)亲缘性,但它(ta)们(men)终究是(shi)两种完全不同的(de)介质,小说是(shi)语言的(de)艺术,影视(shi)是(shi)图像的(de)艺术,在改编的(de)过程中,为了流畅度、可看性、大众化、商业化等方面的(de)考量,必然会对(dui)原著做出调整,以便更遵循影像的(de)规律。否则,直接将小说的(de)技法挪移到影视(shi)中,可能就会遭遇南橘北枳的(de)尴尬。
郑执在采访中说,“这是(shi)一个需要找观众的(de)剧,喜欢这个剧的(de)观众一旦适应了这个叙事方式,就会沉浸在里面”。《胆小鬼》当然可以找到喜爱它(ta)的(de)观众。但代价是(shi),它(ta)也许会失去另一部分观众。(本文来自澎湃新闻(xinwen),更多原创资讯(zixun)请下载“澎湃新闻(xinwen)”APP) 责任编辑:程娱 校对(dui):施鋆 澎湃新闻(xinwen)报料:021-962866   澎湃新闻(xinwen)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我(wo)要举报 关键词 >> 胆小鬼,国产剧
胆小鬼,国产剧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50人留言! 共有:850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张淑芬 说: 这说的有道理啊
张鸾寇 说: 祖国强大,人民幸福
王溢洲 说: 永远年轻,永远热泪盈眶
李金禹 说: 坚决维护党和国家的利益
钟泊君 说: 中国强大,永远繁荣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