快捷搜索:  

21头大象赶来参加他的葬礼,动物真的比人更长情?

劳伦斯·安东尼与大象“娜娜” 图片来源:《象语者》

劳伦斯·安东尼与大象“娜娜”
图片来源:《象语者》

劳伦斯·安东尼是(shi)著名国际自然环保主义者,也是(shi)“地球组织”的(de)创始人(ren)。他(ta)居住在南非祖鲁兰地区,为了保护野生动物,在那里倾尽所有买下一个名叫“苏拉苏拉”的(de)自然保护区,历尽艰辛倾力为当地众多野生动物一个自然家园。
2012年,61岁的(de)劳伦斯·安东尼,在一场“提升国际对(dui)犀牛偷猎危机的(de)认知”晚宴演讲中,突发心脏病离世。
在他(ta)逝世的(de)第二天,有一群动物眼角留着“泪”在木屋外守候着,时不时发出悲伤的(de)哀鸣声,两天两夜都不肯离去。
那是(shi)整整21头野生大象,它(ta)们(men)经过了12多个小时的(de)迁徙,只是(shi)为了来追悼它(ta)们(men)逝去的(de)“亲人(ren)”——劳伦斯·安东尼。
这不是(shi)虚构的(de)故事,这是(shi)一段真实的(de)传奇。
8月12日是(shi)第11个世界大象日,也是(shi)世界范围内为数不多专门为一个物种设(she)立的(de)纪念日。世界大象日设(she)立于2012年,旨在引发公(gong)众关注非洲象和亚洲象的(de)生存处境,并呼吁加强对(dui)大象的(de)保护。保护大象,也是(shi)在保护人(ren)类自己。
那么,你(ni)能想象一个没有大象的(de)世界吗?
我(wo)想,几乎所有人(ren)的(de)回答是(shi):不能想象。
大象为何重要?或许今天这篇文章会给你(ni)一个答案。
“如果我(wo)们(men)不能保护这么庞大的(de)动物,那我(wo)们(men)又怎么能保护地球上那些体型更小、魅力更小的(de)物种呢?”
大象为何重要
文 | 伊安·麦卡勒姆博士
我(wo)们(men)向农民、野生动物导游、地区酋长和小学生提了这个问题:你(ni)能想象一个没有大象的(de)世界吗?
一个反复出现的(de)答案是(shi)“不能想象”。
还有一些问题:我(wo)们(men)要怎么跟孩子们(men)说?这是(shi)对(dui)人(ren)类的(de)控诉!每个答案都与我(wo)内心深处的(de)某种东西产生共鸣……
每个答案都是(shi)更深入的(de)问题的(de)催化剂:如果世界上没有大象, 我(wo)们(men)会是(shi)谁,会是(shi)什么?它(ta)们(men)的(de)灭绝会对(dui)人(ren)类产生什么影响?失去这种动物会给景观、其他(ta)物种生态(昆虫、鸟类、哺乳动物、植被和树木……)和人(ren)类的(de)心灵带来什么样的(de)影响?
野生动物和(在本实例中)大象在人(ren)类的(de)故事中扮演着什么角色?如果它(ta)们(men)的(de)角色毫无意义, 为什么那么多人(ren)成为保护它(ta)们(men)的(de)积极分子?会不会是(shi)它(ta)们(men)是(shi)我(wo)们(men)作为人(ren)类的(de)认同感所固有的(de)呢?保护问题是(shi)很情绪化的(de),也应该情绪化。正是(shi)因为我(wo)们(men)愤怒,因为我(wo)们(men)悲伤,因为我(wo)们(men)不会对(dui)那些无法发声的(de)动物的(de)命运漠不关心,所以我(wo)们(men)才成为积极分子。
一想到大象或犀牛或穿山甲以目前的(de)速度被屠杀,我(wo)们(men)就会感到愤怒,有时甚至绝望。
别忘了,公(gong)平竞争不仅是(shi)人(ren)类完整性的(de)本质,也是(shi)其他(ta)灵长目动物的(de)社会进化的(de)完整性的(de)本质。如果我(wo)们(men)无法感受别人(ren)的(de)命运和处境,无法换位思考,那么我(wo)们(men)人(ren)类的(de)社会制度就会瓦解。
好(hao)好(hao)想想吧。那时没有道德和个人(ren)伦理,没有是(shi)非意识,没有怜悯。生物学证据很有说服力。
现代哺乳动物的(de)皮层——更确切地说是(shi)前额叶的(de)皮层——是(shi)特化细胞镜像神经元的(de)家园。
没有这些细胞,我(wo)们(men)就无法模仿或解读他(ta)人(ren)的(de)肢体语言、意图和情感。
就个人(ren)和社会而言,这些神经元对(dui)我(wo)们(men)生存的(de)重要性是(shi)显而易见的(de)。
能够模糊地“解读”他(ta)人(ren)、对(dui)手、朋友、人(ren)际关系中的(de)给予者和接受者的(de)意图和情感,对(dui)于决策制定、前进还是(shi)后退都是(shi)至关重要的(de)。
我(wo)们(men)的(de)生存取决于它(ta)。这种能力只有人(ren)类才有吗?答案是(shi)否定的(de)。
得益于美国神经科学家贾亚克·潘克塞普的(de)工作,我(wo)们(men)可以证实我(wo)们(men)长期以来一直怀疑甚至目睹的(de)一切。
我(wo)们(men)与所有哺乳动物共享产生愤怒、恐惧、恐慌、鼓励和欲望情绪的(de)神经回路, 以及与玩耍有关的(de)情绪回路。
如果没有镜像神经元,那么这个通常被嘲弄的(de)词语“拟人(ren)论”(将人(ren)类的(de)情感投射到动物身上的(de)行为)就不可能存在。
我(wo)们(men)无能为力,我(wo)们(men)天生就会这样做。这就是(shi)为什么我(wo)们(men)能够为无声者发声。除了极少数例外,人(ren)类是(shi)一种道德动物。
大象或狮子的(de)愤怒不亚于我(wo)们(men)的(de)愤怒,精神崩溃的(de)动物的(de)绝望不亚于精神崩溃的(de)人(ren)类的(de)绝望。
大象为何重要,这个标题把我(wo)带到了一个叫作保护心理学的(de)不断扩大的(de)环境思考领域的(de)中心。
这个领域有理论和实际应用,至少解决两个重要问题:人(ren)类在自然中的(de)地位是(shi)什么?自然在人(ren)类中的(de)地位是(shi)什么?
同样重要的(de)是(shi), 它(ta)注重环境教育,我(wo)认为最重要的(de)好(hao)处之一是(shi):帮助人(ren)更好(hao)地理解自然世界和人(ren)类身份之间的(de)联系。作为一个物种,我(wo)们(men)不可能在我(wo)们(men)的(de)关系(不仅是(shi)人(ren)与人(ren)之间的(de)关系,还是(shi)人(ren)与风景、动物、植物、昆虫和生物圈本身的(de)关系)之外定义我(wo)们(men)是(shi)谁和我(wo)们(men)是(shi)什么。
对(dui)于我(wo)来说,没有人(ren)性这个东西, 只有自然和它(ta)的(de)人(ren)类表达。每一个生物都以它(ta)自己的(de)方式来表现和表达自然。那么大象为何重要呢?
它(ta)们(men)重要, 因为就像任何野生动物一样,它(ta)们(men)的(de)生命在生物学上和历史上都与我(wo)们(men)的(de)生命联系在一起。它(ta)们(men)与人(ren)类共享了90% 以上的(de)基因组。
因为它(ta)们(men)是(shi)大象,因为它(ta)们(men)在人(ren)类中所代表的(de)意义, 所以它(ta)们(men)重要。
它(ta)们(men)激起了我(wo)们(men)的(de)情感。它(ta)们(men)在我(wo)们(men)的(de)故事、民间传说、神话和语言中活灵活现。
它(ta)们(men)存在于我(wo)们(men)的(de)语言和隐喻中:“房间里的(de)大象”(指显而易见而又被忽略的(de)事实),“白象”(指昂贵却无用的(de)东西),有“像大象一样的(de)记忆”(指记忆力好(hao))。
如果人(ren)类是(shi)会讲故事的(de)动物,那么故事中的(de)动物就是(shi)人(ren)类故事的(de)一部分。它(ta)们(men)存在于我(wo)们(men)的(de)血液和灵魂里。
它(ta)们(men)之所以重要,是(shi)因为大象危机就像所有环境危机一样,是(shi)我(wo)们(men)每个人(ren)的(de)危机。
这是(shi)一种性格上的(de)危机,要么行动起来,要么转过头去。我(wo)们(men)之中有谁愿意被打扰, 愿意为无声者发声呢?我(wo)们(men)不能忘记,大象危机,就像犀牛危机一样,不是(shi)一场动物悲剧,而是(shi)一场人(ren)类—动物悲剧。
《卫报》2016 年12 月的(de)一篇文章标题是(shi)“又一天,又一个野生动物管理员死去”。这些统计数据令人(ren)不寒而栗。
在非洲,“在过去的(de)十年里,每周有2到3名管理员因公(gong)殉职……超过1000人(ren)”。想想受到死亡事件影响的(de)家庭所遭受的(de)巨大损失,想想他(ta)们(men)的(de)同事、他(ta)们(men)的(de)恼火、愤慨和绝望,想想那些把酒精作为麻痹绝望的(de)药物的(de)管理员们(men)。
他(ta)们(men)的(de)损失就是(shi)我(wo)们(men)的(de)损失,他(ta)们(men)的(de)绝望就是(shi)我(wo)们(men)的(de)绝望。我(wo)们(men)也许是(shi)地球上最有效的(de)动物捕食者,但我(wo)们(men)也能成为地球上最有效的(de)保护者。你(ni)可能会问,为什么强调大象的(de)重要性?为什么不是(shi)犀牛?为什么不是(shi)金龟子?为什么不是(shi)世界上的(de)海洋和森林?
我(wo)之所以选择大象,不仅仅是(shi)因为这些标志性物种现在遭到了惊人(ren)的(de)屠杀(我(wo)们(men)现在每小时会失去两到三只大象,只为获得象牙),还有另外两个原因。
第一个原因是(shi)它(ta)们(men)在其生活的(de)生态系统中是(shi)关键物种。
第二个原因是(shi)它(ta)们(men)的(de)象征意义(保持它(ta)们(men)在人(ren)类心中的(de)位置):它(ta)们(men)代表着什么,它(ta)们(men)会告诉我(wo)们(men)关于我(wo)们(men)自己的(de)什么东西。
对(dui)于我(wo)来说,它(ta)们(men)是(shi)巨大的(de)灰色镜反映了世界野生动物物种的(de)命运。
【相关图书】《最后的(de)大象》
[南非]唐·皮诺克 [南非]科林·贝尔 编
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一本典藏级非洲大象科普书,带你(ni)阅尽非洲野生象。书中通过40多名研究人(ren)员、动物保护主义者、护林员等多样的(de)视(shi)角,讲述了非洲象群的(de)生活和大象的(de)生存现状。既展现大象可爱、智慧的(de)一面,也揭露了大象被残忍杀害、象牙被偷猎的(de)惨状,还有非洲大陆上人(ren)们(men)为大象生存和福祉做出的(de)不懈努力。书中配以非洲顶级野生动物摄影师拍摄的(de)375张精美震撼的(de)纪实照片,呈现大象的(de)每一帧精彩细节,为读者带来不输BBC野生动物纪录片般的(de)精美体验。《象语者》
[南非]劳伦斯·安东尼、[英]格雷厄姆·斯彭斯 著
译者:邬明晶、张宇
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
本书为非虚构文学作品,讲述了致力于动物保护、保护世界濒危物种的(de)著名国际自然环境保护主义者劳伦斯·安东尼曾被要求保护一群“爱惹麻烦”的(de)野生大象,如果他(ta)不接收、保护它(ta)们(men),它(ta)们(men)就会被杀死。为了挽救这批野生大象的(de)生命,安东尼接纳了它(ta)们(men)。安东尼在随后的(de)几年时间(shijian)里一直跟随象群、与象群交谈。他(ta)与象群的(de)关系经历了一个从排斥、接近到信任的(de)过程,最后他(ta)成为象群家庭的(de)有机组成部分。他(ta)与这群大象结下了不解之缘,他(ta)保护象群的(de)同时,象群也让安东尼了解了生活、忠诚、爱、饶恕、自由及生命的(de)意义和价值。
原标题:《21头大象赶来参加他(ta)的(de)葬礼,动物真的(de)比人(ren)更长情?》
阅读原文
湃客,动物世界,大象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

共有:816人留言! 共有:816人喜欢本文! 点赞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李鹦濂 说: 坚持就是胜利
李卓语 说: 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
王诗语 说: 中国强大,永远繁荣
张浩博 说: 祖国强大,人民幸福
王雨嘉 说: 写得好,必须顶
加载中......
发表评论